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非洲姑娘头顶小辫 和中国有这么大关系

溏心风暴 

  原标题:非洲姑娘头顶的小辫,竟然和中国有这么大关系

 图为编发制作过程。动图制作:新华社记者李百顺 图为编发制作过程。动图制作:新华社记者李百顺

  森姆娅的美发店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一个贫民窟——科罗戈乔。在她的店铺旁边,紧挨着四五家都是挂着各色假发的美发店,家家生意兴隆。即使住在贫民窟里,经济窘迫也阻挡不了女人们的爱美之心。

这是10月13日拍摄的内罗毕科罗戈乔街边的理发店。新华社记者吕帅摄这是10月13日拍摄的内罗毕科罗戈乔街边的理发店。新华社记者吕帅摄

  在肯尼亚、坦桑尼亚、津巴布韦、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,因气候等各种原因,人们的头发发质干、生长慢,稍微长长一点就打卷,普遍头发都非常短。因此,大部分非洲女人都爱头上戴一顶假发。各式各样的辫子、五颜六色的发色,成了大街上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  一些非洲女人认为,不戴假发出门,就像没有化妆出门一样,总感觉“少了些什么”。

 10月13日,凯莉·森姆娅(上)在店铺为一位女士做头发。新华社记者吕帅摄 10月13日,凯莉·森姆娅(上)在店铺为一位女士做头发。新华社记者吕帅摄

  十六岁的乔伊丝·穆卡米是森姆娅的常客。她说,“我少则两个星期、多则一个月就会来这里做一次头发。”

10月13日,凯莉·森姆娅在帮顾客做头发。新华社记者李百顺摄10月13日,凯莉·森姆娅在帮顾客做头发。新华社记者李百顺摄

  非洲发辫的式样很多,常见的有拉线——把头发细细分成一缕一缕,贴着头皮编成一条条垄沟;

  玉米田——接上纤维假发后编成一大把辫子;

  骇人长发绺——雷鬼乐鼻祖鲍勃·马利和《加勒比海盗》里约翰尼·德普的发型,在中国也称“脏辫”,目前北上广等大城市一部分爱好篮球、街舞或者流行音乐时尚青年也会做这种“酷”、“潮”的发型。

10月13日,凯莉·森姆娅(上)在店铺为一位女士做头发。新华社记者吕帅摄10月13日,凯莉·森姆娅(上)在店铺为一位女士做头发。新华社记者吕帅摄  

  用来编发辫的假发,有的是化纤材质,有的是真人头发。大部分非洲女人不知道,自己头顶上的假发,很可能来自中国一个叫做许昌的地方。

  中国是世界假发制造和出口大国,而河南省许昌市是“中国假发之都”。目前,许昌市出口规模超过500万美元的发制品企业有50多家,2016年发制品出口收入超过10亿美元。借助“一带一路”的东风,一些企业也走进非洲开设发制品厂就近生产,为当地居民带来了大量就业岗位。

 10月13日,一名肯尼亚妇女在编假发。新华社记者李百顺摄 10月13日,一名肯尼亚妇女在编假发。新华社记者李百顺摄

  编这种非洲发辫十分耗时。穆卡米今天编的拉线最简单,像森姆娅这样的熟手20分钟就可完成。像玉米田或者“脏辫”这样的发型,经常耗时长达3-4个小时。

  非洲发辫对平均收入水平较低的非洲人来说并不便宜。穆卡米这样长在贫民窟的女孩,每个月大概会花4美元在发辫上。在外企有稳定工作的茹丝,每个月大概花15-30美元在头发上。“我这还不算什么。有些有钱的女人,一个月假发花费可以达到500美元!”茹丝说。

  因为女人们的爱美之心,假发行业在非洲成为一门火热的生意。作为从业人员,森姆娅也算是一位获益者。

10月13日,乔伊丝·穆卡米展示刚编好的发辫。新华社记者 李百顺摄10月13日,乔伊丝·穆卡米展示刚编好的发辫。新华社记者 李百顺摄

  “它养活了我和我的家人。”森姆娅从初中起就喜欢编发辫,她的美发店在科罗戈乔已经开了5年。

  记者问森姆娅,肯尼亚混乱的大选情况有没有影响到她的生意。令人意外的是,她说大选让她生意更红火。“有很多人大选期间会回老家投票,因此她们会特意来做一次头发。大选之前我一天的顾客多到忙不过来。”

  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(综合本报记者吴月辉、余建斌和新华社报道)

“招商太不容易,我们没什么挑选别人的余地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ows9g.nxein.com/cid8w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21 04:21:30

泸州老窖  中二病  武侠世界大冒险  花房乱爱  00后  娇韵诗  vivo  中超  锦衣卫  笨蛋测验召唤兽